xbet官网-高校的原始基础创新

只有具备了这种能力,才能读出纸质书本中相应的意义及其乐趣。在主动中止形式下,曲柄轴将进入最好方位,以便再次平稳地重启内燃发起机。忧虑派“孩子的主意究竟不行老练,当年我们读书的时分许多考到异地的校园,后来依然在一同的也有,但分隔的也有。
【最美实验人】李志毅——舍却浩渺补天梦,俯首甘为铺路人
当前位置:转个背就威逼利诱自己嫁给他  作者:呼啸狂风在城中穿梭回旋  来源:微信公众号sxxzsyzx  时间:2018-05-08  点击:

李志毅,男,山西省忻州地区岢岚县人,1996年毕业于忻州师院中文系,2001年来到忻州实验中学任教,连续17年担任语文教学并兼班主任工作,教学成绩优异,曾多次参加各类教学观摩与赛课活动并获奖,对待班主任工作具有极大热情和耐心,责任心强,班级管理能力出色。在日常教学和管理工作上秉持爱校如家,待生如亲理念,用真心对待每一位学子。曾被评为校级模范班主任,市级模范班主任,山西省模范班主任。     

自勉之言:做不了大树,我宁愿做一株小草,当春风袭来,带给大地一片生机,告诉人们:我曾经绿过!


舍却浩渺补天梦,俯首甘为铺路人

—一位实验学子眼中的老李

大学毕业二年有余的我,自从离开实验虽多次梦回校园,但从未真正的再次踏入那片曾经生活了一千多个日夜令我感慨万千的土地。只是不时的听人说实验变化很大,校园更美了,路也更宽了了,人也更好了。

毕业后的我就在本地区工作,家距离实验也不过百十公里,平日里也不是很忙,总是一直想着再回母校看看,看看那间我们曾经挥汗如雨,热血拼搏的教室;看看那生活过三年与蚊子大战了N个回合的宿舍;看看那当年我们曾经费尽心血亲手栽种亲身浇灌银杏树苗;看看那与我们风雨同舟,休戚与共的老师。提起老师,我最难忘的是我们的班主任李志毅老师。

记得当年他刚刚来校,还未来得及展开被褥就匆匆接手我们这个全年级排名倒一,且极不安分的班级,三年中他为我们操尽了心。犹记得为了提高我们的成绩,他文理齐抓,早上从宿舍把我们赶出来,中午又利用午休对我们进行强化训练,下了晚三还要搞个晚四。每当我们露出痛苦埋怨的表情时,他就会朗朗的和我们一起念读那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经文“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说来也怪,就是这一遍遍的念诵,我们竟熬过了一个个春夏秋冬。直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在那三年中,我们每一天都是神经高度紧绷,身体极其的倦怠。当时我们人人都急切的渴盼,何时才能离开那个现代化的集中营?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那个几乎变态的老师?为了这个目标,有的人闹过,有的人恨过,有的人怨过,但是很是不幸的没有一个人能从老李那如来佛般的掌心摆脱过。后来渐渐长大了,离开了学校,也离开了他近乎刁难似的管理,这才发现,再也没有人会像他一样在意我们,更没有谁会像他一样因为我们不吃饭而去训斥我们,因为睡觉不脱衣服而眉头紧锁,凶光暴现。每当回想起这些,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胸中荡漾,如同自己一直握在掌心天天把玩,后来遗失了才知道那是一颗绝世的珍珠,遗憾﹑愧疚﹑不舍,也许还有一丝丝的痛楚吧,只是时隔多年也未见其消减,反而在不断的积淀酝酿。

哎!也不知老李如今怎样了!记忆中的他,面色红润,体格健壮,不大的眼睛里时时精光闪射。十多年了,你还如记忆中那般朝气蓬勃,永不服输吗?

昔日初中一位同学的结婚大喜,他热情的邀请我们这些一直联系的同学朋友参加。婚宴还未开始,新郎忙着迎接客人,我们也不好随便打扰,且有十多年未曾再见的同窗挚友,于是一阵阵的嘘寒问暖,一阵阵人生家常,一阵阵的职业单位,一件件的秘密曝光,一件件的近况分享,一面面的笑脸粲然。等到初逢的喜悦慢慢降温的时候,一位女生开口道:“你们最近谁见着老李了,情况怎样,我好想再回实验一趟。”全桌的人一下子都静了下来,几个人对视了一眼,才有人幽幽接口道:“我前几年曾去过,学校变化很大,老李戴上了眼镜,头发白了不少,也稀了很多,身体看上去还挺棒,只是脸上皱纹条条纵横,背也驼的更厉害了,一副小老头的模样……”     

随即一桌子的人都陷入短暂的沉默之中,其中一位同学从随手的手机中打开了他翻拍的毕业照,画面虽然小了些,但人物的面貌还是清晰可见。相片上五十多个稚气未脱的孩子脸上泛着青涩的光芒,有的目光正视前方,有的还在扭头说话。坐在第一排正中的老李,一脸肃然,略带着呆板,稍微张开的嘴唇,好像是在说着什么。他那厚实的手掌托在膝盖上,挺立的腰杆,凸起的肌肉,正当而立之年,光洁的面庞何曾有过一丝的皱纹,掐指细算老李今年也不过是四十出头,怎会如他们说的不堪!我于是抬头说,不会吧,老李才四十多一点,正直中年,按当前人们的状况应该是风华正茂,怎会是小老头一个,不可能吧?

你还别说,另一个同学开口了,我经常在实验论坛潜水,不时能看到老李的名字,也能看到过对他的评论,还有你们知道吗,实验的校长都累倒两位了,更何况老李那拼命三郎再加工作狂,能不老吗……

 整个婚宴觥筹交错,酒杯一次次的清空,一次次的满上,直到最后挣扎着互留了电话,许下了相约下次一定再见的空头支票,步履蹒跚,满口酒气,摇摇晃晃的打车离开。本来离车站的路很近,却故意让司机开车绕了个大圈,为的是能从实验门前经过。到了实验校门前,我让司机师傅停车等我,下车一看,实验真的变化挺大的,主楼上装上了大屏幕电视墙,此时电视中正播放着“最美实验教师”的评选结果,老李赫然名列其中,穿着从来不讲究的他依然是那副随意的有些掉份打扮,虽然面相确是老了不少,但整个人却好似脱胎换骨似的少了以往的威严,多了几份内敛,就连那对熟悉的眸子,也不似记忆中的咄咄逼人,杀气腾腾,添了不少的温暖和宽容,头发确实是少了,不少地方已依稀可见疏林下的过度贫瘠的地面,鬓角上斑斑点点,眉目间“川”字褶皱流走了无数的光阴时间,繁重的工作,紧张的生活确也让他的头垂的更低了,腰更弯了。鼻子一酸,没来由的想到了臧克家的《老马》,徘徊良久,有心想要进去看看,但出租车司机的喇叭按个不停,再加上自己现在混的不是很好,有愧老师教导,而且还是一身酒气,实在太不礼貌,太过尴尬,只好作罢。转身走时,听到大屏幕中传来“欢迎应往届学生及家长能给我们本次评选活动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同时报出了实验的网址和邮箱,心中不由一顿,便乘车离开……

回到家中已是傍晚,喝了几壶浓茶,酒是醒了不少,却也毫无睡意了。于是便打开了电脑,一边听着铮铮纵纵的古筝,一边打开了实验的网站。首先从网页上浏览了学校的情况、所关心的老师的近况,随即跳入贴吧!贴吧中老李的名字不时的被提到,有关他的事情也逐渐的清晰,知道了他带完我们18班后,又带了39、40班的班主任,后来又是64班,92班,现今是124班,算来连同我们已是五届,6个班的班主任10个班语文老师,怪不得他如此的老态呢 !

实验的班主任可真是个累人的活,用老李的话说“当了班主任就要管吃、管喝,管住、管穿、管病,当爹当妈,既要当警察又要当保姆。”

贴吧中有一个帖子,题目是“老李!怎能叫我忘记你”不知是哪一届哪个班的,帖子写到:那年中秋节学校放一天假,附近的同学都被父母接走了,一个偌大的宿舍只剩下她和那轮泛着青辉,眼泪盈盈的月亮,虽然爸爸妈妈不能来接自己,自己很能理解,可中秋佳节倍思亲啊!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她,还毕竟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心中的凄凉寂寞岂能说消就消。

就在她爬在窗台对月抒怀,眼泪纷飞时,老李来查宿舍,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听着她咯带哽咽的声音,打趣的说“知道你没回家,怕你连个月饼也吃不上,想着给你送个月饼,看着样子,月饼是喂不饱你了,走吧,跟我回家带你吃大餐去,一个人窝在宿舍,怪可怜的。”

去老师家过中秋!她连连摇头,老李眼一瞪,腿一抬,脚已轻轻踢在了她的屁股上,口中怒吓“走不走,不走揍你”她抬眼看看老师那满是柔情的眼睛和故意板着的脸,心里道“老李啊老李,有你这请客的吗?走就走,不去白挨了一脚。”一路上师生东拉西扯,深深地思念和看似无尽的凄凉,在老李的几句调笑下,竟渐渐抽身而去,就连那先前水雾连连的明月也似乎变得清亮了很多,到家后,老李又是让吃又是让喝,饭后,一起和老李全家看了中秋晚会,最后又把她送回宿舍,那夜虽然仍然有些孤独,但她的心却已不在孤单,是老师那看似霸道,实则不容拒绝的关心让她很是释然,上床前不忘老师提醒她给爸妈打个电话,用欢乐给父母吃一颗定心丸。

第二天,归来的舍友纷纷给她带来月饼水果。当听说在老李家过中秋,有两个恨恨地说:“早知道,我也不回家,我也去……”

帖子的最后她写道:“一件小事对老师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随心而为,可对一个学生来说,则是永不泯灭的记忆,怀念实验,怀念霸道而又不失温情的老李……”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的帖子后面竟有一长串的跟帖,跟帖的内容五花八门除了一些赞,和有限的质疑外,都是追忆实验时老李的故事。

其中有一则,讲述了这样一件事,他是五台一名学生,在实验上的初中,初二的春天,那年不知是什么原因,他那个信不知什么教的父亲,认定世界末日就要到来,无论如何都不让他在外上学,死活要把他带回家去。母亲及其他亲人百般的劝说都无济于事,实在没办法,就只好让他跟父亲回去了,老李知道这件事后,先是和他母亲取得联系,和他母亲达成一致意见“决不能让他父亲把他带回去”。后来又和学生进行了多次沟通,让他也深深认为父亲是在干一件荒唐事,说服他无论如何不要和父亲回家,学校一切都由老李来解决,后来他的父亲几次三番到学校来接他回家,老李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和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其间,一根筋的父亲给老李说过软话也发过脾气,但最终还是愤愤的离去,他也因此而免受辍学之害,现在的他已是一所知名大学的研究生了,他说如果不是当年老李对他软硬兼施的保护,他绝不可能有如今的状况,“一个老师能为了学生和家长硬扛,也许只有老李才会这样吧!

还有一个帖子,是个女孩子写的,她说她从小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家境里,父亲上班工作忙,无暇顾家,而妈妈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一发作起来状若疯虎,既打人又砸东西,狰狞的面目,赤红的眼睛,如同电视里的恶魔,小小的她就在这一惊一吓里艰难成长,十三岁时,父亲把她送到实验中学,刚到校时因为基础差,几乎各门功课都是全班倒数。再加上童年的阴影,让她变的极为的脆弱和自卑,很少说话,乍一来到实验,觉得处处是恐惧,同学们都有些看不起她,就在她度日如年的时候,李老师知道了她的情况,不知道出于同情还是怜悯,从此看向她的目光总是那样的柔和。别的人做错了事,李老师会训斥,有时生气了还会进行小小的惩罚,可她那满纸的错误,老师只是细细带着调侃的语调给她讲解,从始至终却没有让她感到难堪和尴尬,课堂上,课堂下李老师总是有意无意的要让她说话,只有稍有一点由头就对她进行大肆表扬,有时连自己听得都有点脸红。慢慢的,她发现原来自己的担心全部是多余,自己想象中的恐惧,并没有那么的可怕。同学们估计也得到了老师的嘱咐,(现在想想不是估计,而是肯定),不然的话,同学们怎么会一下子变得那么热情呢?当然我知道,他们和李老师一样都带着同情,可那是我正沉浸在摆脱梦魇的幸福之中,哪里在乎是同情还是怜悯呢!

她在实验呆了两年半,未及初三毕业,刚好有机会就参军了,现在已是烟草公司的老员工了,她说回想实验的那两年半时间,她实在有愧于老李,有愧于班级,因为每次考试她都给班级拉后腿,但老李作为班主任从未在她及其他人面前有过丝毫的埋怨,一直坚持着他那偏心的表扬和鼓励,并多次评她为“班级善良大使”。其实她知道自己的善良更多的是懦弱和自卑,但这还是慢慢的赢得了同学们的信任和好感,渐渐的她不再孤单,渐渐的她有了欢乐。

李老师(她一直称李老师)以一个父亲的形象始终占据她的心田,就在刚参军,艰难痛苦的军训生活令她苦不堪言,可她无处诉说,只有通过书信向老李诉苦,老李也不断的发动同学们通过书信一起安慰她,也就是这一份份的慰藉让她始终挺立着瘦弱的肩膀,以十六岁的年龄承受着成年人的伤痛,最终成功的熬过了苛刻的军训。

帖子的结尾,她满含感情的谈道:“如果自己不是遇到了李老师,如果不是李老师对我持久的关爱呵护,也许我早已……”

同情和关爱是人的本性,也是一种普通而又伟大的师道!是啊,当人处在饥寒交迫的绝境之中,不管是光芒四射的太阳,还是微弱的篝火,只要给予温暖,只要迸射光芒,就是生命的救赎。

老李啊,没想到向来硬朗霸道的你还有这样一颗柔软的心。

看着或长或短,形式各异的帖子,心中略带温暖,仿佛有一种别样的欢悦在深深心海中激烈的翻腾,如同朝日一般,注定就要跃出。

眼前仿佛又回到了实验的校园,老李的音容笑貌也就异常清晰的浮现在我的眼前,之所以如此难忘,除了他的严厉,负责,更多的是他那独特的教学风格,他的课堂,永远都是他的天下,我们是一如既往的聆听,别的老师拖堂都会遭到学生的无声嘀咕,不停的埋怨,而老李的拖堂从来都是让我们有一种抓狂的感觉,只因为铃声落了,我们的心也给吊起来了,眼巴巴地想知道下文。于是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老李往往是狡黠的透漏一点,再透露一点,直到不得不走时,临回头还要来上一句:“想知道最终的结局吗?嗯,那好吧,我,我——不告诉你,想知道自己到阅览室看吧!”同学们的神情往往是由满心的希望变成了满脸的失望,最后老要泛起一缕缕鄙夷“牛什么牛啊,不就早知道几天吗!”

不可否认,好奇心害死猫,阅览室从此多了我们的身影。我们的兴趣,也逐渐由课本走向了课外,才明白世界如此之大,生命是如此之美,生活是这样的令人珍爱。真正梦想也许从那时才开始铸就,完整的人格也从此开始刻画,善良﹑正直﹑乐观也从那时和自己永不离弃,现在想想整个初中也许没有学到多少真正有用的东西,但如果没有那三年实验的初中生活,恐怕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有用的东西。

思绪还在纷飞,眼光依旧坚定而迷恋,又是一个长长的帖子,题目很美。

“青春漫溯——沉积心间的记忆”

当然对象仍然是老李,请允许我略加编辑的转述:

“老李啊,你可曾记得入学的第二天,我因未考入重点班而情绪低落,看着曾经远差自己的人站在重点班的行列,而自视甚高的我却只能屈身于普通班,巨大的不甘和不忿,再加上成为看似最为凶狠吓人的你的手下,一晚上连续几通电话就把我父母一大早催了下来,和父母吵着、闹着要退学回家,是你软硬兼施,百般劝诱最终让我坚如铁,寒如冰的心渐渐得以融化,且模模糊糊的懂得:“男子就应该迎难而上,不能遇事退缩”。也许是你那句“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能一辈子窝在家里作鸡犬”激怒了我,总之三年中,我再也没有轻言放弃,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鸡犬”更不是“窝家佬”。

今天我能踏出校门走向世界,最起码也有你的一份贡献,老师啊,谢谢你,是你让我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老李啊!软硬兼施,我相信这是你的手段,那些年我们也没少领略!

目光继续在论坛中穿行,本来就不够灵活的手指在长时间的转动下早已有些僵直,低垂的脖颈也不时的传来麻木的痛感。

看看表已是深夜,再过几分钟就是第二天的凌晨,仔细一算,从回来、简单的洗漱,坐在这儿已有四个小时之久,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展了一个困倦的身躯,正准备关机睡觉,右手机械的往下一划,一个帖子又进入眼睑,罢罢罢,既然开了就再看一个,反正估计今夜的觉恐怕是难以入眠了。

帖子内容如下:

“我是初92班的一名学生,同样是老李手下的兵,三年的时光,从老李身上看到了善良,朴实,正直,负责,也学到了他一再谆谆教导的做一个“好人”,且不必说他上课时的热闹,课下的微笑,单说那时不时的“外出散心”就令人难忘,实验的岁月,紧张而又劳累,长时间紧绷的弓弦如不是这一次次恰到好处的放松恐怕早已不堪承受。

还记得老李带我们出去一起烤红薯,烤的永远却是他,吃得永远都是我们,当然最后他也在我们一人一口的补偿下,满意而笑。

特别是那次烤肉,肉虽多但狼更多,一串烤肉的出炉,对着的是几十只哄抢的手,有些抢不到的同学,竟气恨恨的偷悄悄的,给忙得手慌脚乱的老李脸上抹上一道道的炭黑,气的老李跳脚直骂“你们把我烤熟吃了得了,给你们吃上,再折腾上,有没有良心啊!”众人哄堂大笑,可他脸上的黑道仍是一道多如一道。每次看着那一张张拍得开心的一塌糊涂的游玩照片,总是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哪里还会有这样的老师啊!

记得初一军训,学校发的军训服质量太糟,不到两天就线头绽开,衣不遮体了。从小未动针线的我们又是第一次离家,那时的我们才真的抓狂了,纷纷打电话向家里控诉,正在我们上跳下窜,鸡飞狗跳时,老李来了,拿着针,带着线,往床上一坐,一声大吼“破衣服拿来,看寡人大显身手”我们怯生生的把破了衣帽,递到了他的手中,老李开始穿针引线,可粗手笨脚,穿了半天都带不上线,还是同宿舍的一位胆大的同学实在看不下去了,主动替他串好。他拿起针来就开始了缝补,边缝边说“缝不好不要怨我,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有缝补过衣服,你们是我的第一次的实验品,你们别……”话还未完已是啊哎一声,原来是扎在了手上,一粒血珠在指头上迅速膨胀,他想也没想随手就是一摔,一朵美丽的血花在洁白的地板上绽放,看得我们眼中一热,好不容易痛苦的缝补终于结束了,我们穿着缝得皱巴巴的衣服,目送他走向下一个宿舍,此事虽小,但不知怎么就是无法遗忘,至今一想到他,就想到了他那笨拙的手和那朵迸溅的血花。

看着他的帖子我的心也不由的又回到了当年,当年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那段岁月之所以难忘,不正是因为这吗?

老李啊老李,你虽只是一位普通的教师,却在学生中留下了不普通的位置,难忘实验,难忘师恩。

望着窗外渐现的晨光,我心如常,“做一个好人”我会像你一样从容。


  • 上一篇文章:陈睿首要着重
  • 下一篇文章:文章中介绍到